资讯专区
访谈选摘

王学海:确立地方“非遗”抢救与保护的定位

日期:2009-07-10

      确立地方“非遗”抢救与保护的定位,首先要把该地区的“非遗”最典型、最具代表性的特点提升出来,通过这些特点,呈现出该地区的精神特质与文化形态。如海宁八月十八观海宁潮(又称钱江潮)的观潮节,以及伴随观潮节而起的祭潮习俗,在其中所表现的与其他地方的祭祀形式基本雷同的同时,海宁人又迎潮弄潮,这种表现,恰恰是一种既尊重自然又不畏自然,还敢于通过人自身的拼搏最终战胜自然的弄潮儿精神,正是这种精神的延续,当代海宁人对弄潮儿精神得以承继,才使海宁的经济名列全国百强县市的前列,才使海宁历代出现走向全国和世界的文化与科技名人(如王国维、徐志摩、李善兰、蒋百里等)。又如皇岗蚕花轧太平这一习俗很有特色,在热闹的集市上,男女之间可以在衣衫的包裹下亲近接触,这样,回家后养蚕就可获得好收成,当地俗语称:碰发碰发。与弄潮儿精神一脉相承,这种习俗体现了当地民众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、人与人之间的和谐,在和谐的文化氛围中求得物质生活的发展与精神生活的提升。通过分析“非遗”最典型、最具代表性的特点,可以梳理当地社会的文化形态,可以使我们在开展“非遗”的抢救保护工作中,有更为明晰的目标,积极开拓“非遗”的组织保护、生活保护、教育保护等各个方面。

     确立地方“非遗”抢救与保护的定位,我们的视角,应该是历史的、战略的和责任的。历史的,是指“非遗”的具体项目自身含有的历史价值,即历史年代、民间艺术与传统文化的含量,以及它在历史空间的稀有度。战略是指文化的战略。文化不是文绉绉的文明装饰,文化是流动的名词,是名词的活动状态。由此,文化战略就应当是在社会发展进程中,对构成“非遗”巨大威胁与极大破坏的紧张关系的一种文明对抗。当代海宁人应当以文化的自觉与地域情感的自觉,主动意识和积极承担起一个“非遗”承继者的保护责任与宣传义务,那么,作为城市人的文明素质的升华,又可将这历史的、战略的与责任的视角,视作保护与抢救“非遗”真正意义上的新起点。

     抢救与保护“非遗”,当下需特别警惕的,是城市领导者对“非遗”只做上级布置下来的任务抓一抓的观念与工作作风。要让领导者从心底里认识“非遗”的保护与整个城市建设的文化内在脉络联系的重要性,并且自觉地、积极地愿意动用一切可动用的力量,高度重视这一工作,这是进行对“非遗”有效保护的重要前提。
“非遗”要得到切实有效的传承与发展,无法离开宏大的变化着的文化语境。“非遗”的起源在于民间文化意识,而民间文化意识在当下作为传承与发展的意识,其关节点在于民众对民间文化的当下性意识,即“当下民众意识”。因而,摒弃快餐文化,开始重新认识“非遗”文化的历史价值与人文特质,别具意义。

     在此认识基础上,地方领导者可以思考:在文化竞争愈演愈烈的时刻,通过抢救和保护“非遗”,把“非遗”中的传统风俗与现实生活、文化创新积极灵活地融通,才能以所处地域的“非遗”文化特色为依据,为创建和谐城市奠定文化根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王学海 (浙江省海宁张宗祥书画院)

 

查看评论

主管:福建省文化厅 主办:福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IPC备案号:闽ICP备09031676号

版权所有 2008-2010 福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技术支持:晖鹏网络